國家級的打工換宿:教育替代役

PYYN1469

一轉眼一年的時間就結束了,想當初登入成功嶺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沒想到現在換我領退役證明了。

大學時經歷了體檢、抽軍種。我是甲種體位、就是跟大部分的人一樣都是當大頭兵的命。一切都要回到碩班畢業前最後一個學期。當我準備當個增加失業人口的魯蛇肥宅,有一天同學提醒我「今年度的一般替代役和專長替代役要開始申請了」,然後我就上役政署的網站按一按,經歷了專長替代役落選、最後進入大鍋抽籤階段。某一天在區公所大禮堂公開抽籤,我用手速三百的金手指一夾:「中籤服替代役」!

附帶一提,當初提醒我申請替代役的同學沒抽中,最後去當研發替代役了。XD

我也曾經申請過研發替代役。有遇過公司真的把面試者當人才看、出來回高鐵票請我到公司面試,也有遇過只叫去公司大廳旁的會議室寫寫考卷、連一句話都沒談就趕回家的。結論是:當作增加面試經驗是不錯的方法,但是要簽下去務必認真考慮。

相較研發替代役是進入私人企業,替代役的主要工作是在公家機關裡面協助勤務,包括海巡、監獄、消防隊、警察、醫院、學校、行政單位等。爽單位裡面有爛缺,爛單位裡面有爽缺。如果認為替代役就是爽,我建議還是趕快想辦法吃肥一點或是瘦一點乾脆驗退好了、要爽就一次爽到頂天!既然要去服役了就要調整好心態。

「現在時間洞六洞洞、部隊起床、寢室開燈!」

新訓和專訓注意事項其實網路上搜尋一下就有,各位鄉民快上SMSLife跪學長…不對是多爬文吧!

役男入營是搭台鐵專車直達新烏日再轉遊覽車上成功嶺。一群光頭把月台排隊上火車,那幅景象拿去國家地理頻道播、打上字幕「戰犯押去集中營」應該不會有人懷疑,轉個黑白畫面更有氣氛。(´・Д・)」

剃頭髮智商掉一半、穿上號碼衣再掉一半,進去新訓跟被抓去坐牢一樣都只叫編號。每天聽前面的區隊長、分隊長大吼大叫,別想太多跟著大家做就對了。套一句我同寢的講的:「注意!三分鐘後樓下隊集合場集合完畢,集合時攜帶小帽、水杯、不帶腦袋。稍息之後開始動作,稍息!」。XD

講個訣竅:不管做什麼,拉著你的臨員就對了!

新訓伙食費是每天NT$103,注意是「每天」不是「每餐」。每天十點就寢,早上六點起來跑三千公尺的山路,結訓時肥宅都不肥了。(還是很宅,跟臨員沒事就在唱アニソン。)

新訓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選單位。每梯開缺不同,會依照學經歷和專長會有需用機關來要人。像是航空警察、消防隊等等可能你一輩子都沒機會進去的地方,挑一個喜歡的去就對了。當然,還有一種選擇叫「留在成功嶺」。( ̄▽ ̄)

替代役有三種來源,家庭因素(簡稱家因)、體位因素以及像我這種從國軍抽籤變成替代役的。家因簡單講就是無敵!不用和大家一起比學經歷搶單位,不管新訓成績如何最後都會回到住家附近的單位,例如區公所。

我在一開戰(?)就直接去教育部的攤位報到,靠碩士學歷強勢出擊直接錄取。教育役在我這梯是碩博戰場,大學學歷只能抽籤、沒抽到就去旁邊玩沙。教育役的役男都要經過背景調查,通過後才能進入專訓,並且在真正到學校前還會再驗一次尿,基本上進入學校的役男都是乾乾淨淨der。對了,蘿莉控不在抽驗範圍內!

「此役之愛,無可替代」

離開成功嶺新訓之後就進入專訓,每個役別專訓地點不同、有些沒有專訓直接下單位。教育役專訓在高雄,專訓教官都是從各學校單位中挑選的臨時編組,包含分隊長、教育役稱管理幹部(簡稱管幹)沒多久前還是一般役男,直到結訓那天才正式成為管理幹部,簡單來說大家都是新手上路,互相配合一點日子會過得舒服一點。這個階段多動點腦筋、指令不清楚一定要問,不管要做什麼都要全寢室團結行動。多認識點朋友,到服勤處所後通常只剩自己一個人、最多加一個待退的學長。

講個訣竅:規定幾點集合,永遠提早三分鐘到就對了!

專訓最重要是選單位,依據測驗成績排序來選、跟以前考大學撕榜單一樣。測驗成績包含學科和術科測驗,術科包含警棍術、消防演練和跑三千。別以為替代役都是身體不好,在專訓會看到有人三千可以10分鐘跑完、而且不止一個人!專訓成績是取到小數點後兩位、差一分可以差十名左右,想早點選單位就努力點。

早點選單位跟選到爽單位有沒有關係?一點關係也沒有!爽單位可能換個主管就變地獄,反過來講也一樣。教育役會派駐的地方包含全台灣近三千所學校和各地教育機關,唯一能知道的是回家有多遠,其他就別想太多了。教育部的立場就是偏鄉、資源不足的地方優先派替代役,一句話「能把你丟多遠就丟多遠」。

講個訣竅:自願偏鄉沒什麼不好,沒有顧忌的話就衝了!

在上課的集合廣場、大老遠就會看到幾個大字「此役之愛,無可替代」,等下到服勤處所之後才知道這句話的意義。

「十個月的家」

我的服勤處所是東部的某所靠近海邊、坐擁海景的學校,全校學生兩百多人、這個數字還正在減少當中。

簡單說明一下每天行程:
0700-0800 解保全、開門、站導護
0800-1130 打掃或臨時交辦業務
1230-1330 站導護及協助校車業務
1430-1600 臨時交辦事項、備勤
1600-1700 站導護及協助校車業務
1700-1900 夜光課輔及關門設保全 

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中間有兩小時休息、工作之間也有短暫休息,不過遇到特殊狀況時還是要加班幫忙,執勤超過八小時算加班、有補休,而且這裡不擋休的,最重要的是「找時間排假」,不過大家最後都會不小心留一些假沒放就退了。

基本款掃地、割草、挖水溝,「臨時交辦事項」更是內容五花八門。除了搬重物這類要出體力的一定少不了,從辦公室文書處理、修電腦、修網路、做網頁、改程式、拍照、做影片、唸讀考卷給學習落後的小朋友聽、課輔、帶校外教學、修水電、木工…等等,已經多到我都記不清楚了,一句話解釋「從掃地挖水溝到修電腦、帶小孩通通都包、月領六千的超級校工。」、套一句在法院的同梯講的「根本超級工具人」。(・3・)

剛到單位第一天學長交代「能幫忙就盡量幫,不會的也沒關係。」這裡教職員對役男很好,工作氣氛融洽、吃吃喝喝也都有一份,當然最重要的是管理人對役男的信任。

平常住在學校教職員宿舍,下班後就是備勤時間,除了吃飯短暫離開學校,晚上要待在宿舍。除了偶爾會有活動或是會議需要加班支援、還有一次被找去當臨時中英文口譯,晚上過得滿自由的,這一年也把弱弱的TOEIC 600多分證書努力考到770分了(日文N1繼續遙遙無期…)

偶爾下班後會繞著學校附近跑步順便吃飯,跑一圈大概4公里。這是這間學校替代役流傳下來的習慣,學弟剛來的時候我也是帶去跑一圈熟悉一下環境。

除了中餐可以跟學校搭伙營養午餐,其他都要自理。這十個月我已經練就了用電鍋、電磁爐和微波爐做出各種人能吃的東西。ヽ( ´¬`)ノ

講個訣竅:天天外食保證伙食費不夠用,不會做飯至少也要記得打包剩下的營養午餐。

IMG_7258

「替代役葛格」

在成功嶺人家叫你編號、到學校很快就會再多一個稱呼「替代役葛格」,想要被小妹妹叫「葛格」的可以滿足一下內心的小宇宙 。XD(據說「替代役葛格」在各地區學校有不同版本的稱呼,沒被叫「葛格」也別太傷心啦!)

每天早上站校門口導護會由一位老師和一位替代役搭配一組,有老師在的時候小朋友就會乖乖說「替代役葛格早」不然通常都是直接叫你名字或幫你加個綽號「XXX早」,肥宅我第一次站導護就獲得「連剩蚊」的稱號。Orz

講個訣竅:依法替代役不得單獨執行業務、只能輔助,這點要切記,因為除了管理人以外通常其他人都不清楚。

小朋友的反應通常很直接、很好玩。有次上課時間有個小男生急急忙忙要跑去球場、半途抓到我。
「替代役葛格,幫我去躲避球場叫OOO(女生)回來上課。」
「他們在那邊打躲避球,你自己去不就好了。」
「不要、因為那邊女生很多我很害怕。」
「因為那邊女生很多我很害怕。」 
        「因為那邊女生很多我很害怕。」
                「因為那邊女生很多我很害怕。」 

「( ゚д゚)……」

還有在放學時間遇過畢業生跑回來找老師,大老遠看到我們就在街上大喊
「替代役葛格,那個OOO數學考14分。」 
「然後我考7分。」 
        「然後我考7分。」 
                「然後我考7分。」 

「(# ゚Д゚) 你們是來亂的嗎!」

「我沒有媽媽」

學校地處偏遠,家長太晚來接學生的時候我們都會跟學生打屁聊天一起等。那天是我剛到學校還不到一個月,在跟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小女生聊天。

通常家長還沒來的我都有固定開場白,「今天誰要來接你呀?」、「我把拔。」小女生一開始看著遠方回我,我也沒想太多就回了「是喔,不是媽媽來接妳?」,接下來小女生就笑笑的看著我並說「我沒有媽媽。」。那幅情景到現在我都還記得,我不確定這樣到底會不會對小孩有不良的影響,總之我心裡記得「未來九個月他媽的都別再問這個了。」。

學校有許多學生是來自家庭功能不全的家庭,有很多原本應該屬於家庭教育的部分變成到學校要協助。教育部有兩個機制,「夜光天使班(簡稱夜光班)」以及「慈輝班」。課輔班和夜光班是完全不同的,課輔班只上到四點半、所有學生都能參加,夜光班時間是接續在課輔班後面,要經由政府審核的弱勢家庭才能參加。至於「慈輝班」簡單來說就是「住校」,全國只有不到五間學校開設。

夜光班留下來就是讓小朋友吃飯、教他們寫作業、帶活動,我們主要是協助課業輔導。有一陣子學校還有三個替代役,早上其中一個就要在辦公室旁邊的交誼廳等,等什麼?等各位「大戶」們,這些「不寫作業大戶」都是經由各班導師「推薦」,早上先來給我們檢查,不會寫的就現場教,上課前沒寫完的就移交給主任「親自督導」。

講個訣竅:喜歡跟小孩子玩的記得選小一點的學校。

「喂!過來!」

學校是沒有預算請警衛的,這個情況在全台灣很普遍,校園安全、警衛勤務也是替代役工作一部份。附帶一提,「教育服務役」最早是稱「校園警衛役」。

學校附近有位鄰居疑似患有精神疾病,偶爾會到學校附近借酒裝瘋、躲在圍牆旁的樹林裡燒垃圾搞得全校都是煙之類的事情都有,依法除非有醫生同意不然警察也對他沒輒,遇到狀況時我們就要協助帶路隊繞遠路。

曾經有一次輪到我執校車安全勤務,旁邊突然傳來一聲「喂!過來!」、接著眼角餘光就看到一隻手從學生的背後伸過去,手沒抓到、學生也沒察覺就一直往前走,那名男子就轉頭離開。「幹!嚇都嚇死了!」疑似綁架案差點在眼前發生,這件事情讓學校立刻修改了關於校車安全相關的程序。學長去下載監視器資料、晚上兩個人邊吃宵夜邊看以往只有在電視劇裡面才看得到的VCR,最後交給警察處理。經歷一陣曲折離奇的過程,總之事件最後是平安落幕。

IMG_7164

當我們在校車驚魂記的同時,台北市發生北投國小校園割喉兇殺案。從那天開始我們身上就多了無線電、哨子,一開始缺乏制式警棍暫時充當一下武器的大鼓棒。XD

這裡還有一個特色是離校門口最近的是「校長室」,萬一出事校長第一個擋。XD

「你只領六千幹嘛跟他拼命?」很多人都這樣講,要是人家晚上拿刀子來學校我也會躲著叫警察來坦就好,但是當一個十歲的小朋友在你面前被人家拿刀子追的時候,你要怎麼辦?好在我到退伍那天都沒遇上必須做決定的時候。

講個訣竅:記好附近警察局、消防隊的電話,必要時先求救再說。

「我肚子不餓」

夜光班有一位小朋友讓我印象深刻,叫他小董好了。小董從以前就很皮,從我跟夜光班第一天就看他表演各式花招,像是吃飯的時候來個金雞獨立,總之他會用各種方法吸引你的注意力,老師光看著他一個人就夠了。曾有一次我就直接坐在他對面盯著他,他就會乖乖做他的事情,但只要我一轉頭他就開始到處跳。等到他過個暑假回來更是變本加厲,剛開學的夜光班吃飯時間會說肚子不餓、不想吃,還有點精神恍惚。

那天是夜光班開課座談,要小董坐在位子上簡直跟打仗一樣,我請學弟去幫老師,我跟著拿著幾乎沒動過晚餐便當的小董去外面坐著聊天。聊一聊才發現這小子晚上不睡覺在打電動,嚴格說起來也不是打電動、從他描述內容推測只是看著電動的Demo畫面就很高興以為是自己在玩(這時候就是運用肥宅專業der時候惹!),怪不得白天精神恍惚又不吃飯,小學二年級學什麼、這種生活可是肥宅的專利呀!(等等?!)。聊著聊著他說肚子餓了,我拿出口袋的筷子借他,「謝謝」接過筷子之後狼吞虎嚥地爬飯,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小董說「謝謝」。這件事回報給主任處理之後,小董看起來就回到上個學期的樣子,至少吃飯時間願意多放點注意力在他的便當上。

教育服務役依專長會再分出英文專長、中輟輔導專長、特教專長等等,這些通常都是大學有修教育學分的,像我一樣肥宅系…不對、是電子工程系等非教育領域出身的通稱工友…不對、是一般役男,但是這不表示你不會有機會接觸到這些工作。我有一個去某山區學校的同梯,我們都是一般役男,但他週末假日留在他的學校教英文課輔班。

IMG_8167

非教育專長在學校還是有地方可以用專長。我快退伍的最後幾個月,學校連續被兩個強颱Combo,放在樓梯間存放Switch的機櫃門被吹走、設備進水,開學沒多久有一棟教學大樓網路大斷線。學校沒有備用的設備、附近只有一家非網路專業的公司維護電腦,等我收假回去時已經斷線兩天了。我爬上機櫃看到一台只剩光纖模組會動、連燈號都壞光的Layer 2 Switch,最後是靠理論和以前在開發SoC的經驗推測設備上最有可能還活著的Port,用那個Port再去接舊的無光纖模組的Switch、來個借屍還魂。隔一個月終於有新設備可換、還升級Cat.6線,最精彩的是負責安裝的公司搞個全校大、斷、線!來安裝的「工程師」表示他不懂,要請更上游的包商派網路工程師,但不知道等到何時。我花了一個下午把全校佈線摸清楚,在骨幹設備上開啟RSTP、還順便幫學校把錯誤的接線給找出來,下班前恢復正常。

講個訣竅:不想掃地、挖水溝?想想自己的專業是什麼,多協助一些業務,有時候業務多了掃地就少了。

「國家級的打工換宿」

教育役大部分都是進入學校單位,積極一點除了小朋友也很快就能跟當地民眾打成一片。有些投入偏鄉的役男最後會自願放棄折抵役期、自願留下來多當一個月的替代役,也有人退伍後繼續投入偏鄉教育。(提醒一下,要放棄折抵役期記得早點講,不然除了多一個月役期還會被抓去罰勤。罰勤狀況各地不同,有的會叫你假日一早去陪社區老人打棒球。XD)

IMG_7948

回顧服役這段時間,其實過得還滿愉快的。工作有辛苦的地方,但是當獲得正面的回饋的時候,心理上比較愉快。把在東部服役這段時間當作打工換宿的機會,休假時也去了一些平常沒什麼機會去的地方(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很重要!像我只能搭客運和台鐵。Orz),而且在當地待久了也學習了一些地方歷史人文,總而言之心態調整好每天就會過得愉快一些。直到有一天有個家長問我還有幾天退伍,我算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我已經倒數破百日了。

曾經有家長問我「這裡的小孩跟台北市的小孩有什麼不一樣?」我當時沒有回答,但是這個問題在我退伍前一直在想。結論是「這裡的小孩早熟很多。」我der觀察啦!

IMG_0016

在學校這段期間學到很重要的其中一件事「因地制宜」。我的本科專業不是教育,進入教育第一線我要找到能夠讓我的專業融入現場、能夠協助改善現場的執行狀況,這樣才能體現我的價值。「有些事情誰都可以做,但我的專業這裡只有我能做。」對其他人來說能夠解決原本無法立刻解決的問題,對我來說也是做原本喜歡的事情。在這過程中其實也學到很多課本上沒教的事情,例如絕對不會有原廠手冊告訴你怎麼用一台進水半殘的Layer 2 Switch和一台Switch hub撐起兩棟大樓和機房之間的網路骨幹。

隨著時間需要服一年兵役的人會越來越少,在我進入單位前最高峰曾經有四個人,到我離開後只剩下一個人,很多學校想要替代役還申請不到。

服替代役不代表安全下莊,每個役別都有特殊的地方,甚至危險的地方。在高雄氣爆時跟著一起出勤的消防役男負傷,高雄監獄狹持事件時在監獄服勤的役男也被捲入,在八仙塵暴事件後有部分的役男調派去協助家屬。如果說哪個役別最能體驗人生,那一定是消防役莫屬了,在偏鄉地區的消防分隊配置有消防替代役,救護車上負責開車的是正職,負責在後面壓CPR急救的是替代役,聽說他們每壓回一個免於OHCA(到院前死亡)的病患就是一天榮譽假,到退役前榮譽假都是無上限的。總之還是一句,平安退伍最重要。

在服役這一路上運氣很好,也受了很多人的照顧,這一年我認為過得很有意義。

2017-05-03T10:16:27+00:00 2016 / 03 / 27|Categories: 生活日常|Tags: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