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賦歸(第五天)

DSC_6815

<封面:午餐炒麵>
最後一天非常慵懶的睡到八點,誰叫我們前幾天太拼了,規劃五天的行程竟然四天走完。腰痠背痛當然不能少,老媽穿布鞋還磨出了水泡,鞋子的好壞多走幾天果然有差。

用過早餐後在飯店附近逛逛,這次下塌的APA飯店 大阪天滿(APA Hotel Osaka Temma)坐落於住宅區中,一出飯店就能融入當地身活。沿著運河邊公園步行約十分鐘有間非常氣派的飯店,仔細一瞧,這不是老媽從出發前就一直期待的大阪帝國飯店(Imperial Hotel Osaka)嘛!住一晚房價差不多是現在的三到四倍,用餐更不用提了,四個人進去荷包HP鐵定變負的。

飯店規定早上十一點前退房,我們拖到了十點半,清潔人員開始打掃樓層了才拖行李退房。下午行程要去大阪(Osaka)的Yodobashi,理論上十一點離開天滿(Temma)到下一站大阪再去找飯吃時間絕對夠,但大家都忽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行李寄放。出發前從背包客棧得知大阪站內大型寄物櫃永遠是滿的,即使到附近的梅田(umeda)站也是一櫃難求。等一行人拖著行李到大阪站才想到行李該放哪,看著數排的寄物櫃全部上鎖,一旁還有不知情的歐美遊客拖著登機箱不知該如何是好。

折衷方案:將行李分兩處放,分別在大阪車站北出口和Yodobashi各放兩箱,回程再來尋寶。

午餐在Yodobashi餐廳樓層覓食,眼尖的William妹發現一間大阪燒,既然人都來大阪了一定要進去啦!

1.海鮮的,弄不清為何海鮮是分開放
DSC_6814

菜單上全都是大阪燒,光是口味的形容詞就看的眼花撩亂,雖然不太會但很敢講日文的老媽在點餐時也碰上瓶頸。說時遲那時快,身旁除了買漫畫外很少開金口的William妹挺身而出,嘴裡蹦出令全家傻眼的流利日文化解場面,連服務生都被她嚇到了。

2.大阪燒份量其實不多
DSC_6817

點餐時以為大阪燒應該很大一顆,點兩份四個人吃應該夠。等餐時偷瞄隔壁桌的上班族竟然是一人點一份,而且加炒麵,連日本人都要這樣才吃得飽,那四個台灣人點兩份餐不就餓死?服務生端來用鋼杯盛裝的原料,熟練的倒在面前的鐵盤上快速處理,弄出一個近似圓的形狀就回廚房,讓我們望眼欲穿的盯著它看,嘴角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從以原料身分登場到成形再進到肚子,這傢伙生命短到連拉個屎時間的都不夠。它的兄弟也是相同下場,眼見時機成熟鍋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它支解成四份,以祭品的身分出現在五臟廟中。

3.四分之一個
DSC_6816

吃的高興也沒忘記拿出相機帶點紀錄,手伸進相機包前先往口袋掏出手機看看時間。正當準備將手機合上,眼角餘光忽然掃到手機桌面下方出現中文字,難道DoCoMo支援中文了!?雙眼瞪大一瞧:"中華航空滑走路上起火。"…囧,新聞跑馬燈頭條就是華航出事的消息,訊息還傳遍了全日本。

隨後又加點了炒麵和兩份不同口味的大阪燒,那炒麵的香味真是深得William的心,加了佐料放在鐵盤上炒得滋滋響,夾起一小撮放進口,醬油香經過鐵板一炒簡直開了金手指威力加倍,難以形容的好吃,好吃到離開餐廳到樓下賣場還記得那香味。沒錯,真的是很香,聞聞上衣還能想起中餐除了炒麵還吃了什麼,一陣風吹過還能與附近的路人分享菜單。

在Yodobashi的行程因早上的行李風暴被嚴重delay,從高層樓挑重要的幾層逛,William妹想逛的遊戲部門和耳機部門佔了太多時間,還將手機忘在結帳櫃檯,輪到最精采的相機層只能用飆的,看到Nikon的攝影背心和帽子(Nikon Original Goods)想出手敗連考慮的時間都不夠,更別提諸多好鏡和腳架,附近的地下街也沒逛到,下午三點得趕電車啦!

大阪往關西機場(KANSAI AIRPORT)電車一小時只有一到三班,整列車七節車廂不是全部往機場,早上是前四節,下午是後三節,其餘車廂在分歧點分離後開往郊區,在大阪站隨處都能看到標語提醒別入錯車箱了。往機場的電車和環狀線內回停同一側月台,由於車型和車門位置不同,月台邊還畫了兩種排隊指示箭頭。

4.回程NW(North West,西北航空)班機
DSC_6819

從大阪站到機場還滿遠的,就算搭新快速等級的電車至少也得跑半小時以上。隨處找個地方處理晚餐,順便將大家口袋裡那微小到連販賣機都不吃的1YEN硬幣消化掉,和其他銅板玩疊疊樂,結帳時用餐盤端著給櫃檯請服務生慢慢算XD

不曉得是否因地區關係,感覺同樣在餐廳用餐,京都(Kyoto)市內餐廳的服務生禮貌上比大阪好很多,在京都時不論到哪服務生總是那幾句"失禮了"、"打擾了"、"不好意思",服務客人前一定會先用上其一再接下來動作,吃一餐下來次數多到連不會講日語的William都能琅琅上口,反到在大阪過了兩天半鮮少聽到。

雖然不是第一次搭國際線,但上一次出國時根本被拖著走,連英文都看不懂,更不會知道在國外有"網路報到(Internet Check in)"這回事,還得乖乖找航空公司櫃檯處理(絕不是為了看很正的櫃檯小姐),加上拖運行李又多費了些時間。令人感動的,在櫃檯報到時第一次聽懂從日本人口中說出的英文,來日本第五天英文終於派上用場,高興到只差沒淚灑現場。

寫到這邊要懷疑一下台灣海關的安檢了,William在離開台灣走安檢門時叫都不叫一下,在日本響的可大聲了。口袋東西掏一掏,兩隻退流行的手機、沒剩多少錢的錢包、狗窩的鑰使,再走一次安檢門還是亂叫;這次乾脆把皮帶拿掉再走一次,好在沒響不然就得開始跳脫衣舞了!

關西機場真的很大,連免稅店之間都離的很遠,擔心時間不夠用幾乎小跑步的速度快速瀏覽一次,誰叫西北的班機提早十分鐘呢。

也許是日本太捨不得我們走了,飛行途中還來幾次亂流(神風?)干擾想拖慢速度;在公海上還不忘血拼的老媽,既使遇上亂流還臨危不亂繼續和空姐談論該刷卡還是付現。說到付現,當老媽拿出10,000YEN紙鈔時空服員看了直說"Wow,big money!!"XD

回台灣領到托運行李入關,看海關人員一副不削的樣子接過護照,緩慢的蓋個章再"丟"回給William;想想五天前進入日本時那近乎光速的處理速度與客氣的態度,只能直搖頭呀。

後記:
回台灣那晚一走出禁區看到不少霉體妓者在守候,看能否堵到華航飛機爆炸意外事件的乘客,且還真讓牠們堵到各位在電視上看第一天返台的那位中年婦人。回家打開電視、網路,都是以頭條顯示"華航飛機爆炸",新聞台每小時整點新聞不斷播放爆炸當時的紀錄畫面。看了五天的NHK,回台灣看新聞台簡直像看動作電影,就連日本的連續劇都沒台灣的新聞精彩刺激XD

更新日期: 2017/05/03

推薦內容

2017-05-03T10:18:50+00:002007 / 09 / 17|Categories: 關西自由行(2007)|Tags: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