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結論:我還活得好好的、還有力氣寫寫廢文給大家笑笑,我家附近的診所也都照常看診,只是光是要不要去診所這件事就要先心裡一陣糾結一番。

COVID-19疫情下的日本生活

從4月初日本政府宣布緊急狀態後將近一個月,如同「日本宣布緊急狀態!然後呢?身為居民的觀察」一文中解釋過的我的生活並沒有受到太多改變。目前最大的娛樂是從販賣機買罐裝咖啡看能不能抽到夏亞的罐子再散步去公園賞櫻,或是去麥當勞外帶回家再配動畫新番,附帶一提我把鬼滅之刃看完惹!

有一次去附近的麥當勞從店門外就看到櫃檯附近塞滿人、等取餐的畫面上排了10組號碼,我第一次看到附近的麥當勞生意這麼好的,當然也嚇到吃手手趕快點完餐就躲去店外面等取餐。現在麥當勞採取更嚴格的措施,在被認為感染較嚴重的地區禁止在店內用餐,一律只能外帶。

目前日本國內COVID-19(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累積確診人數超過1萬3千人,日本政府宣布緊急狀態後的目標是「減少8成、最少也要7成的人與人接觸的機會」。每天看新聞報的統計結果大概都是東京新宿、大阪梅田等都市中心達到目標,而且只有假日達成、平日上班能夠減少到七成就很不錯了,其他地方都市只有減少5成、6成上下。大都市的人口聚集在緩慢減少的同時,新聞記者去採訪地方都市的商店街有一部分反而還出現人潮增加的現象。

至於很多人關心的「特別定額給付金(仮称)」從最初計劃的限定輔助生活受到重大影響的人30萬日幣,因為認定基準太複雜被認為無法達到快速發放的目的,變成所有居民一律給付10萬日幣的方針,但是詳細的申請方式以及何時可以領到仍然是未知數。

到底該不該冒險去看醫生的尷尬

有一天晚上的晚餐做了一鍋味噌湯、在裡面加了小魚乾(煮干し),吃完之後感覺喉嚨卡了東西、沒有疼痛但是感覺不太舒服,漱口清一清喉嚨但是到隔天早上仍然感覺不太舒服。

這時候陷入人生的抉擇「到底該不該出門看醫生?」。最近新聞上幾乎每天都會報導哪間醫院發生院內感染,尤其我在的區域又是日本國內確診人數前幾名的。

萬一晚上新聞出現「有個邊緣歪果仁肥宅因為吃了小魚乾噎到又不敢看醫生,被發現倒在家裡。」怎麼想都母湯,在一陣腦內小劇場之後我決定出門拼命…我是說出門去附近的耳鼻喉科診所。

趕在診所關門前最後半小時滑進去。診所大門敞開,裡面包含我只有3個人等待看診,包含櫃檯在內就至少有4個工作人員,從填問診表使用的筆到候診區的椅子只要一有人使用結束後立刻就會擦拭清潔。

我在問診表上寫「吃了小魚乾,喉嚨感覺怪怪der。」。這是我來日本這麼久第一次看醫生、第一次寫問診表,在日本看醫生即使有健康保險也不便宜,之前以為看醫生是要很嚴重的病,結果真的來了好像也沒寫什麼很壯烈的事情。_(:з」∠)_

在等了10分鐘左右輪到我看診,看起來一副陽光歐基桑的醫生瞧了一下我的問診表「喔喔、這個常有的啦,哈哈!!」,問了一下我有沒有其他哪裡不舒服後拿出長長的一根相機從鼻孔伸進去尋找迷走的小魚乾,最後結論是「看起來沒問題,你回去吃個藥、還是不舒服的話再來讓我看看吧。」,在我走出要診間時附近的護士們還停下手邊的工作異口同聲的說「祝早日康復。」,這服務太好了讓我覺得病都快好了。(。・ω・。)

在我有健康保險的情況下診療費需要自付約3千日幣,在附近的藥局拿藥另外花了幾百日幣。在日本國內的COVID-19疫情仍然看不到盡頭的狀況下,還能夠像平常一樣的去診所看病就很感謝了。

更新日期: 2020/09/22

喜歡這篇文章?立刻分享給朋友!

相關文章  日本宣布緊急狀態!然後呢?身為居民的觀察